主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资讯 > 正文

军队版的聂树斌案王峻颜:我没有杀人、强奸

来源:互联网 编辑:王国学 时间:2019-11-20

诚然,法律应当是绝对的、权威的,但不代表没有“不法分子”使用这种至高无上的权力,将清白无辜的平凡人屈打成招、冤枉下狱。

老百姓朴素地希望每个朝代都有“包青天”,为每一个公民保障其合法的权利,为每一件冤案平冤昭雪。我们要讲得这件冤案的主人公叫王峻颜,他从20多年前被冤枉那天起,就天天盼着有一位明察秋毫的青天大人能够为自己平反。但直到他坐牢22年,直到他出狱后3年多,这样的人也没出现。

王峻颜,1972年4月19日出生,是四川省宜宾市人,1991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原51415部队服役。

王峻颜在将近三个月就要复原到父母的单位银行工作的时候,其营长13岁的女儿被奸杀扼死,后尸体被泡入澡盆,王峻颜不明不白受到怀疑,被严厉的刑讯逼供屈打成招,被一审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在其不认罪的情况下,二审竟改判其死缓。目前王峻颜已经服完刑恢复自由,但如果冤案得不到平反拿,一个“强奸杀人犯”的帽子将伴随其终生。

1、荒唐的杀人动机

判决书认定的荒唐作案动机:因营长不同意其从连炊事班到营炊事班的岗位调整请求而怀恨在心。实际上当时他已经确定复原,退伍后的去向也找好了——去宜宾市工商银行。而当时他在部队工作很轻松,每天只负责喂养连队的一头猪,所以其所谓的作案动机根本不成立。

2、离奇的作案手段——用捣蒜槌强奸被害人

案发时,王峻颜还是一个22岁的年轻士兵,身体健康,性功能正常。但当时的侦查人员先逼迫他承认强奸既遂,后由于在死者体内没有检测到男性的DNA,所以又让王峻颜改成想强奸,但因身体原因未遂。最后竟又炮制出了用捣蒜槌捅插被害人隐私部位的情节。当然,在所谓的凶器上,也没有发现任何被害人的血迹以及嫌疑人的指纹等。

3、争分夺秒的作案过程

从侦查单位侦查的情况看,凶手实施了骗开被害人开门、强奸、杀人、移动尸体、放水泡尸体、翻找不知什么物品、打开煤气离开这样繁琐的作案过程。整个过程下来,就算分秒不差,王峻颜没有证据证明案发当天自己在干什么的四十分钟时间,也是远远不够整个作案过程需要的时间。经办案单位侦查,凶手杀人后还对现场进行了搜索,打开所有柜子抽屉,连沙发后面蒙布也撕开了,好像在找什么东西,这明显与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因激情杀人的表现不符合。

4、军队保卫科错误的侦查方向、野蛮的侦查手段

案发后,保卫科没有围绕案发现场的证据,排查与被害人或其父母可能有矛盾的人,简单粗暴的让所有人书面报告自己当天的活动以及证明人。因为保卫科侦查方向错误,王峻颜被糊里糊涂的确定为嫌疑人。1994年8月16日早饭后,王峻颜被部队保卫科带去部队荣誉室接受隔离审查(后又于19日转押师禁闭室),原因是发案当天上午没有人对王峻颜几十分钟时间段的行踪予以证实。

保卫科为了“拿下”王峻颜,对王峻颜实施严重刑讯逼供,根据现场情况和证据逼迫王峻颜反复修正作案过程。保卫科的人一口咬定说王峻颜是凶手,根本不作侧面调查核实,也不听王峻颜的无罪陈述。他们强迫王峻颜跪地、椅子压后背坐个人、脚踩头部用拳脚和电警棍击打、用戒具长时间将王峻颜铐暖气管上、不给水喝、几天几夜不准王峻颜睡觉,如此轮番持续审讯,逼王峻颜承认并交待杀人的罪行。经过如此几天几夜持续非人的折磨,意志力大大削弱精神处于崩溃边缘,后来实在难以忍受,被逼无奈只得在保卫科逼供、引诱下,去违心承认了那些从战友们那里听说的案情。

、证据不足,侦查人员便人为制造证据或隐匿证据

开始他们逼王峻颜承认强奸,但后来因为没有提取到被害人和犯罪嫌疑人的DNA,所以又让王峻颜改变口供说强奸没有得逞,没得逞的原因是被害人膝盖顶到了王峻颜之前做手术的伤口。这一点严重不符合事实,王峻颜做手术到案发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伤口已经完全愈合,而且按照王峻颜被迫供述的作案过程,被害人根本顶不到王峻颜的手术部位。保卫科竟然故意改变事实证据,如他们说被害人身上发现布块,逼王峻颜承认,说是黄色毛巾等物。第一次辩认时他们提示王峻颜去指认是一块印有“五粮液酒家”的白色手帕,要王峻颜承认了才完。但几天后又要王峻颜去指认另外一块手帕,相比之前的这块面积较小,颜色也变成了黄色,也印有“五粮液酒家”几个字,并撕毁了原来的辨认笔录,逼王峻颜重写再签字按手印。

本案与历史上或者不久前的一些冤案存在诸多类似的疑点。

时间倒回到1994年8月5日,河北省石家庄市西郊,孔寨村附近发生一起强奸杀人案,聂树斌成为犯罪嫌疑人被抓,后经石家庄和河北省两级法院审判,被判死刑。1995年4月27日,经河北省高级法院复核(当时最高法院尚未收回死刑复核权),聂树斌被执行死刑。那时聂树斌年仅22岁。之后,聂树斌案的多名办案人员因此立功升迁。

案件结果: 2005年1月18日,河南省荥阳警方在当地某砖瓦厂内抓获一名可疑男子。该男子真实姓名叫王书金,河北广平人。他向警方供述,曾在河北强奸多名妇女,其中四人被杀害。之后,王书金被广平县公安局押回河北,到其所交代的作案现场进行指认。其中就有十年前由法院认定被聂树斌“杀害”的康某遇害的现场。而聂树斌却早已葬身于枪决之下,就算得以洗脱冤屈,也毫无意义了。

如果说唐朝有狄仁杰,正史中对他记载不多,只提到他花了很短的时间审理了大理寺大量的积压案件,有过一年断案一万七千八百起,且秉公审理,无人喊冤。在正史里记载他担任大理寺丞,确实是断了许多的案件,相当于现在的最高法院的一名法官,在历史上狄公的主要历史地位是政治家。

如果说北宋有包拯,他是一代名臣,但是史书上唯一能找到包拯破案记录的是在《宋史•包拯传》中记载的盗割牛舌案件,这样的几件案件,关于他如何成为“日断阳,夜断阴,三口铜铡泣鬼神”的破案高手。

如果说南宋有宋慈,他在职期间热衷于解决地方悬案,平凡民间冤情。而且他办案着重就地检验,还亲自将多年的断案经验,写成了一本《洗冤录》,这本书至今仍是刑事案侦破的教科书,宋慈对世界刑侦医学的发展都影响巨大。

清朝末年,杨乃武乡试中举,于是摆酒宴庆祝,余杭知县刘锡彤,曾经贪赃枉法被杨乃武举报断了财路,于是心怀记恨。他儿子用迷药迷奸了毕秀姑,又把其丈夫毒死,刘锡彤为了保住儿子性命,于是想陷害杨乃武嫁祸到他身上,就严刑逼供杨乃武,定为死罪,后来杨乃武的姐姐想为弟弟平反昭雪,上诉了很多次都没有结果,因为所有官员全部被刘锡彤贿赂,依旧定为死罪。

后来妻子和姐姐被拘留,幸好科举人汪士屏,联合士绅上书刑部辨冤,于是奏请皇帝会审。杨乃武的姐姐去探望毕秀姑,让其帮忙作证说出实情,但是毕秀姑的丈夫杨昌浚为了保住自己的面子不准她去翻供,还告她通奸。后来醇亲王彻查此事,为两人翻案,但是他们出狱被押到尼姑庵做和尚,虽然保住性命但是却早已残疾。难道这就是平反昭雪了吗?大清真的有包青天吗?

上述两个案件中的结局都那么的令人痛心,在多年以后终于真相大白,然而被诬陷的主人公却早已死于“刽子手”的刀下,或者终生残疾,一个当时没有调查清楚的审判直接断送了两个人的前途,甚至是让两个原本美好的家庭支离破碎。谁是罪人?谁又该为此负责?时至今日,法律该不该给每一个“罪人”一次申诉的机会?

事情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了,但这些细节像一个个噩梦一样每晚缠绕着王峻颜,像王峻颜申诉的上述理由一样的细节、明显矛盾还有很多,当时的检察院、法院都视而不见,为王峻颜代理申诉的律师却迟迟阅不到尘封的案卷,王峻颜只能凭借个人微弱的声音不断呐喊,希望他的呐喊声终有一天可以传到中央领导那里,让他们看看忠心报国的战士是怎样被污陷被冤枉的。如果冤案一天得不到平反,王峻颜会一直呐喊,直到生命结束的那一天。

二十多年,人生又有多少个二十年?

假如你被屈打成招,在监狱中度过人生最美的年华,服完刑恢复自由后,还要将“强奸杀人犯”的帽子戴其终生是何种感受?是何等的不公平啊!

一个爱国的战士却被诬陷成罪犯,连申诉的机会都不给?

假如苍天有眼,请还给一个普通的战士应该享受到法律的公正,和人格的尊严。

假如苍天有眼,怎会忍心一个平凡的普通人被“人为地” “过上”“地狱般的生活”,还要忍受内心无尽的折磨?

假如苍天有眼,何不给这个已接近半百的老人一个机会,一个证明自己清白的机会,一个将真相大白于世的机会?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Top